items
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NT$0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04 Oct 2021

【TLIFE】馬聿安:永續不僅在於環境生態,更需兼及人與市場!

  近年來,在台灣的平價超市、手搖飲店,乃至日本的超市,正悄悄地出現以國產大豆製作的食品,背後推手是由馬聿安串聯全台約三百位農友,轉作雜糧的豐美成果。   穿著吊帶褲、曬得黝黑的馬聿安一見面就說,要帶我們去一個很浪漫的地方。在台中外埔,與稻米輪作的蕎麥田,剛開花的蕎麥在陽光下漾著一片粉白光,不時可見蜜蜂穿梭採蜜。他開心地告訴我們,這就是與台灣養蜂協會合作,推出的「蕎蜂連線」。讓蜜蜂在缺乏蜜源植物的冬季有新鮮的花蜜可採,而採蜜的行為也促進了蕎麥產量,形成蜜蜂、蕎麥、人的三贏局面。   從雜糧切入 為農業困境找出路 這位不時誇張大笑到腰都直不起來的青年,頂著農機博士頭銜,卻選擇下田務農,一方面是喜歡大自然,希望工作能與大自然互動,另一方面,則是在學習過程中,有著解不開的疑惑。   「我念的是農業機械,這個系所長年推動台灣農業自動化發展、研發各種農業機具來解決農民生產上的困難。」但他卻發現,例如稻農雖然可以透過農機代耕,輕鬆搞定水稻耕作上最吃重的3項工作:翻田、插秧與收割,又有很多相關輔助工具可使用,卻依舊有許多無法解決的困難,這讓他決定「跳下來成為農民,藉由實地耕作找答案」。   2009年他以祖父留下的一塊田試作,從中發現農民除了得面對各種結構性問題(如地方派系或農業用水),還有更大的共同敵人── 氣候變遷及國際貿易競爭(如其他國家以大量補貼政策,對外傾銷農產等);尤其歷經2010年食安風暴後,懷抱理念的青農輩出,如何結合這股力量解決農業的諸多困境,就成了刻不容緩的挑戰。   他從雜糧種植切入,繼成立產銷班,2015年串聯北中南三百多位農友,成立中都農業生產合作社,至今契作面積已達五百公頃,種植大豆、小麥、蕎麥、燕麥、高粱等雜糧,穩坐國產雜糧生產冠軍。   國產雜糧營養豐富,大規模種植能促成環境與土地的永續。 參與式契作 把雜糧種回來 馬聿安說,台灣在日治時期就有種植小麥、大豆等雜糧的紀錄,在1960年代以前全台超過八萬公頃的大豆與小麥種植面積,可惜後來雜糧多仰賴進口。以黃豆為例,台灣每年進口超過兩百五十萬公噸,食用市場僅占十分之一,其中超過半數為基改豆。「我們就從食安跟新鮮切入,把雜糧種回來。」他進一步解釋,雜糧屬旱作,能適應越趨極端的氣候,若能達到自給自足,也能有效降低對於進口的依賴,更重要的是,能讓全民以合宜的價格吃到新鮮又營養的雜糧,同時達成環境、土地的永續,是一個全新的變革。   在合作社運作的過程裡,馬聿安則積極尋求一個中庸共好的模式。一方面讓青農加入,解決農村人才老化的危機,另一方面則可讓老農延緩退休,也就是他口中的「銀青共創模式」。「雖然水稻機械化程度高,但繁重的農事,加上旱季需搶水,讓稻農通常年近七旬就考慮退休。」馬聿安說,雜糧屬於旱作,相對容易照顧,台灣農友平均年齡為62歲,以雜糧為主力作物的中都農友可達67歲。   此外,他捨棄傳統的收購方式,改以「參與式契作」,從優良種子的提供、代耕參與、濕豆分級收購、推動共同集中乾燥等,與農友一起解決生產遭遇的所有問題,也共享獲利。馬聿安笑說,為此他們還製作了A3大開本、圖文並茂的教材手冊,與老農友解說生產流程;為了讓老農友來上課,還絞盡腦汁設計活動邀請他們出遊兼參訪,「他們種一輩子的田了,只要肯種雜糧,一定很快就上手。」此外,他也以「讓利」的方式,取得農友的信任與支持。     看更多→ https://tlife.thsrc.com.tw/tw/article/1745 國產優質雜糧→https://lihi.tv/VBv8Y
17 Sep 2021

【工商時報】首見台灣鮮磨小麥做義大利麵 〈FERMI〉插旗台北

  繼麵包、中式麵條與麵線之後,市場亦出現用台灣小麥現磨製成義大利Pasta的Pasta Bar了!為「體現在地風土」、並推動健康飲食概念,去年即決定留在台灣好好發展的金普頓大安酒店館內時尚餐酒館〈The Tavernist〉的英國籍廚藝總監詹姆士.夏曼(James Sharman),在友人支持投資下在台北東區復興南路一段巷弄內開了一家名為〈FERMI〉的Pasta Bar,將於9月18日晚餐起正式營業、並自9月16日起接受訂位的〈FERMI〉,最大的特色與賣點就是,餐廳供應的Pasta全是用台灣小麥天天現磨現製成寬帶麵(Papparedelle )、麵餃(Ravioli)、麵疙瘩(gnocchi)、麵卷(Rotolo)、千層麵(Lasagne),除新鮮、健康,風味與口感也與坊間Pasta House或義大利餐廳截然不同,並帶有一股Fine Food氣質。   Fermi,是提出《費米悖論》的物理學家Enrico Fermi的名字,詹姆士.夏曼以之為餐廳名,是因受到天才科學家與教育家的啟發。費米強調:與時並進,既要保留傳統,亦要有創新能力。詹姆士.夏曼認為,食物也應被如此看待,他說,許多祖先們認可的天然食物,健康土壤中生長的植物與以草為生的動物,以漸漸被大量工業化生產的產品取代,並造成可怕的傷害。 〈FERMI〉想做的事情是,改變人家對「新鮮義大利麵」的認知與想法。詹姆士.夏曼強調,「新鮮義大利麵」必須連「原材料也是新鮮的」,所以〈FERMI〉採用中都農業生產合作社供應的台灣小麥,天天在店內用德國製研磨機現磨成麥粉,再混入葉黃素雞蛋的蛋黃揉麵團,俟出一定筋度後再擀壓、裁切成寬帶麵或餃皮與麵皮。 用小麥粒現磨的麥粉,顏色不似一般麵粉雪白,而是帶著灰灰的黃褐色,但保留了小麥內層的麩皮以及胚芽,營養價值高,並有豐富膳食纖維,而且帶有一股穀香與濕潤的草香。為了體現台灣小麥的特性,詹姆士.夏曼作出的寬帶麵或義大利餃皮很薄、幾乎可以透光,但口感卻帶有淺淺的Q彈嚼勁,「薄而有勁」不容易做到,所以是〈FERMI〉Pasta的一大特色。   更詳細報導在此→ https://ctee.com.tw/lohas/food/517207.html   (來源出處:工商時報) 充滿麥香味的麵粉在這兒 → https://lihi1.cc/EHYTZ
17 Sep 2021

【Esquire君子雜誌】重新定義「新鮮」,英國名廚James Sharman開設全新義大利麵餐館

  金普頓大安酒店「The Tavernist」主廚James Sharman在台北東區開設全台灣第一家主打現磨台灣本地小麥的義大利麵食餐館「Fermi」。James Sharman期望能盡自己的一己之力,讓麵粉能像咖啡一樣被更多人重視,通過料理帶領更多台灣饕客去探索小麥料理,感受小麥獨具特色的美妙風味。   何謂新鮮   主廚James Sharman指出,在過去我們所認為的新鮮麵包或是新鮮義大利麵,多半都只停留在料理階段,意味著只要是把陳舊的原料組合成新菜餚後馬上呈現給顧客就叫「新鮮」,但對James Sharman來說,新鮮兩字的意義絕不僅此於此,他認為所謂新鮮的麵包或義大利麵,從料理源頭就應該選擇最新鮮最優質的原物料。為了打造最新鮮的義大利麵料理,「Fermi」餐廳團隊每日新鮮現磨麵粉,只為了呈現最優質的食材,同時對比市售的全麥麵粉,「Fermi」餐廳的麵粉因為通過自己現磨新鮮萃取保留了胚芽的天然營養,多了更多的健康成份。     每日新鮮現做麵餃及麵捲   台灣在地化食材選用   英國籍的James Sharman主廚,近年選擇台灣落地生根,並在一次旅行中,參觀了在台中的小型穀物農場,並選擇該農場的穀物作為「Fermi」餐廳的原物料來源,除了小麥取用自台灣本地,其餘食材也多數選擇台灣在地生產的農特產品,為消費者提供最新鮮健康的料理選擇。     James Sharman主廚走訪台灣本地小麥農園   多款獨特義大利麵料理   餐廳將於2021年9月18日開始正式對外營業,在2021年9月16日開放訂位,每日僅提供晚餐服務 FERMI義大利麵餐館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07巷5弄14號 電話:02 2771 1600   來源出自  Esquire 國際中文版君子雜誌 https://www.esquire.tw/tab/524/id/37001 台灣新鮮現磨的小麥粉 https://lihi1.cc/EHYTZ
07 Sep 2021

【鏡週刊】職場人語 NO.1的戰豆力

  馬聿安是台灣第一批青農,曾獲農委會第一屆「全國百大青年農民」表揚,市面上看到的小包裝米,由他催生。他是中興大學農機博士,同學幾乎都是電子新貴,只有他真正投入第一線當起農夫。 他從祖父留給他9厘大的地種水稻開始,賺到錢就買機器,又種小麥,曾有大半年月收都破40萬元,讓他沾沾自喜,沒想到一次罕見連日大雨造成穗上發芽,等於白種一場,整年零收入。藉由實地耕作,馬聿安深入了解農民得面對的各種結構性問題,於是創立中都農業生產合作社,串聯北中南3百多位農友,如今契作面積超過160公頃,是國產雜糧隱形冠軍,他發揮了土博士才有的在地連結力。 台中大肚一大片遠看乾黃的農地,其實是結實纍纍的黃豆田。穿著吊帶褲的馬聿安正在跟產銷班經理說話,「還不能收割,擱再等一天更漂亮。」他的皮膚比產銷班經理黝黑,產銷班經理是退休老師,家裡有田,退休後就回來種田。這片是輪耕田,本來只種水稻,在馬聿安遊說溝通下,開始輪種黃豆。     開班教在地農 SOP種黃豆   2015年馬聿安成立了中都農業生產合作社,創造「參與式」契作法生產雜糧,白話講,就是不只跟農民買作物,而是一起種;他把耕種方式寫成SOP,印成手冊,教農民種出優質的產銷履歷作物,「一開始是用A4紙印,但很多農民阿伯年紀大看不清楚,現在都改用A3紙,字印很大。」又怕農民看不懂,還固定開課請農民來上,「我還發便當喔,但300多位農民只有120人來上,後來我改辦研習旅遊,大家就攜家帶眷都來了。」 參與一起種之外,馬聿安並設廠以科技方法幫農民處理採收後的流程。廠裡看起來龐大的整組機器,耗資近千萬,鎮日高分貝轟轟運作,這是他從3年前開始陸續拼裝到最近終於完成,可以自動乾燥並從黃豆的重量、顏色篩選,再於48小時內送至冷藏庫。     資料來源 https://reurl.cc/0xgL5x 在地新鮮貨 https://lihi.tv/VBv8Y  
01 Sep 2021

品牌介紹|Fine Seeds Oil 細粒籽油工房

  從種籽到油的最鮮純距離   細粒籽工房保持傳統製油工序,從日曬乾燥、篩選、焙炒、壓榨等過程,到最後只提取第一道冷壓油,每個步驟都仰賴人力,產量上雖然無法與現代食品工業抗衡,但以人力代替化學,並非生產的倒退,而是為了保留油該有的營養與風味,所堅持的一種自然回歸。   「細粒籽,落土開,拓葉又散枝;毋驚風,毋驚雨,也會出頭天。」   選擇這樣一件微小卻有力量的事,努力堅持;一點一滴,回歸初心,這是食用油溫柔的文藝復興。     化學製油法 化學製程:溶劑萃油→脫溶劑→脫膠→脫酸→水洗→脫色→脫臭 現代化製油工業,是先使用有機溶劑「正己烷」將由萃取出來,再運用高溫、高壓、漂白、除味、去膠質等方法, 把所謂的雜質去掉,而達到精純、可久放的目的。 物理製油 I -冷壓法 冷壓製程:日曬→篩選→相對低溫烘焙→冷壓 我們採用傳統物理冷壓製程,且將焙炒過程控制在相對低溫,不致破壞油質營養及天然抗氧化劑成分,亦沒有化學溶劑殘留的疑慮,裨益人體健康。 其優點是完整保留了具有生物活性和抗氧化能力的物質,唯冷壓法的殘油率較高,亦即榨油率較低。 物理製油II -螺旋榨油法 使用螺旋擠壓原理榨油,產能較高,惟須注意榨膛溫度,以免種子溫度過高焦化。     小量生產與五大堅持   ●採接單制「小量生產」 每日手工限量生產、低溫慢焙、新鮮現榨,原料品質嚴格把關,流程透明,百分之百只提取第一道冷壓油,完全不經化學精製、不含添加物、不含一滴濫竽充數的油,可安心食用。   ●非化學精製的製程 現代化製油工業,是先使用有機溶劑「正己烷」將由萃取出來,再運用高溫、高壓、漂白、除味、去膠質等方法,把所謂的雜質去掉,而達到精純、可久放的目的。   ●堅持採用傳統冷壓製程,滴滴保留營養成分 我們採用傳統物理冷壓製程,且將焙炒過程控制在相對低溫,不致破壞油質營養及天然抗氧化劑成分,亦沒有化學溶劑殘留的疑慮,裨益人體健康。   →天然好油在這邊←  
25 Aug 2021

食譜分享|九厘功夫醬香蛋炒飯

    所需材料 九厘米白米             由此購買       青仁黑蔭油   由此購買 青仁黑蔭油膏      由此購買       雞蛋 葵花油                                        青蔥 風乾火腿   料理步驟 先將白米煮好後備用(可使用隔夜飯),將火腿炒香後加入蛋液拌炒,後續加入些許青蔥炒香後,加入白飯拌炒,加入鹽巴/青仁黑蔭油/青仁黑蔭油膏,後續炒香炒乾後,加入白胡椒及蔥花就可以上桌囉。
25 Aug 2021

食譜分享|十八麥香奶油洋菇雞丁濃湯

    所需材料 十八麥麵粉    這邊買    雞肉                 鹽巴 胡椒                               洋蔥                 洋菇  奶油   料理方式 將所有需要材料都切成丁狀,依序先由奶油爆香洋蔥/雞肉/洋菇等材料,後續加入十八麥麵粉炒勻後,加水燉煮完畢,簡單但是又很香醇的濃湯就可以上桌囉。
25 Aug 2021

【今周刊】台灣小麥說自己的故事

新興小廠「十八麥」的麵粉,是最近在網路麵包論壇中最常被人們討論的話題。   這個成立四年、既是農民又是麵粉商的小品牌,屢屢有出人意料的創新舉動,深受新一代的烘焙師傅尊崇。 個性明快且有經商天分的馬聿安,從小對農務就很有興趣。大學到研究所都念農,讓他對土地與作物有濃厚的興趣。七年多前,從自家九公厘大的地(約○.○九公頃)開始嘗試種台灣小麥,至今年初,連同與附近農家契作算來,已達十三公頃,並擁有兩個品牌——「九厘米」與「十八麥」,前者是米,後者是麥,去年小麥年產量已達三十公噸。     願接小單  工作室超愛 他與對田地瞭若指掌的哥哥馬聿平、英國愛丁堡大學有機糧食生長系統碩士鍾昀輯、國立中興大學歷史系博士候選人龐中人,以及高雄餐旅大學烘焙系畢業的好朋友周志浩等,及自己國立中興大學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博士候選人的專業背景,企圖從小麥種子改良並培育開始,一路由種植、研磨製粉、製麵到釀造啤酒,甚至想到用無人機趕鳥、將部分被淘汰的乾麥穗賣給花店。 他尚且堅持小批次生產,訂單再小,都堅持接單後才開始將麥粒現磨成粉。有人戲稱這是莊園咖啡豆與手沖咖啡的概念:單一產區、單一莊園品質最穩,而接單才磨粉,做出來的麵包硬是多了一新鮮麵粉才有的麥香。 這樣的概念,大受小型烘焙工作室的歡迎,因為大麵粉廠一次二十公斤的包裝他們無處囤放,而「十八麥」最少兩公斤就接單、價錢又與大廠接近,讓小工作室成了他的死忠客戶。   馬聿安生產的麵粉稱為「高含量白麵粉」,他刻意保留了小麥最內層的麩皮以及胚芽,新鮮現磨的好處是,儘管磨出來的粉帶著並不討喜的灰色,但現磨麵粉洋溢著溼軟的氣味與青草芳香,讓麵包與啤酒等產品都洋溢著豐富的麥味,吸引了許多獨立烘焙工作室的麵包師傅爭相購買,幾乎完銷。他以此成績遊說附近農家,共同組成產銷班,企圖形成較大的力量與土地,自產自製自銷。    改良品種  以利增加產能   為什麼刻意保留麩皮與胚芽?他解釋,「十八麥」是按著歐洲麵粉磨製的方式,生產白麵粉與全麥麵粉兩種,與台灣、日本及美國等盛行以筋性區隔並不相同,儘管因此限制住了使用「十八麥」麵粉製成產品的多樣性,但他們卻認為這才是千百年來一路沿用下來的飲食文化。 說到未來,馬聿安開心地說,他目前正著手改良小麥品種,讓麥穗結更多麥實,以利增加產能,未來將採取單一麥田單一研磨,不與其他麥田混麥,讓訂購的買家能夠買到想要的新鮮麵粉 (概念與咖啡的單一莊園豆相似) 。 這些看似天馬行空、其實只是過去沒人想通的創意,都在十八麥這充滿活力的五人小組,在一次次的討論與發想中漸漸實踐,為台灣農業注入另一番新氣象。     台灣小麥  烘焙的靈魂 出爐時洋溢著淡淡青草香,咀嚼時充滿彈性與淺淺酸味,吞下肚後喉頭會殘存著些許甘甜,什麼麵包如此特殊?正是以台灣小麥做出的麵包特質。   資料來源 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730/post/201604210002/%E5%8F%B0%E7%81%A3%E5%B0%8F%E9%BA%A5%E8%AA%AA%E8%87%AA%E5%B7%B1%E7%9A%84%E6%95%85%E4%BA%8B 新鮮的十八麥 https://lihi1.cc/EYjL8    
25 Aug 2021

【LIFE 生活網】博士生逐夢務農 馬聿安自創十八麥品牌

「九厘米?」「十八麥?」,這不是經典電影,更不是功夫片,而是青年農夫馬聿安逐夢務農自創的稻米與小麥品牌,頂著博士生高學歷光環,依舊彎腰下田,親近土地,更創立「毗耕計畫」,誓言改變社會對農民的觀感。     根據統計,台灣一年消費約130萬公噸小麥,但超過99.9%的小麥都是進口的,小麥,對臺灣人來說,就是進口的玩意兒,但在台中當季好物展上,馬聿安特地請來烘焙大師呂易儒,用臺灣的蛋蕉和臺灣的小麥,製作出最具臺灣味的蛋糕和餅乾,不讓進口小麥專美於前,馬聿安種出的本土小麥,一點兒都不輸給進口小麥。   馬聿安,中興大學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博士候選人,放棄當白領,卻選擇當農夫,一個被認為已是夕陽產業的行業?一切得從阿公那塊0.9分的田地說起。熱愛大自然與土地的他,經常跑到祖父留下­的九厘農地思考,他領域到,台灣農業的新希望可以從這九厘地開始,於是,大三那年,立志從農,接手祖父的田地,從此走上農業的「不歸路」。感念祖父留下的九厘地,於是,在祖父田裡長出的稻米就叫「九厘米」。   他將自己的農業理想化為「毗耕計畫」,希望耕者有毗。他解釋,毗代表幫忙、協助,也有連接的意思,田埂是連接田與田之間的通道,更是農民彼此間情感和文化交流的平台,透過互相幫助,為每個耕種者創造友善的空間,讓每個人都可以是別人的毗。他希望可以重新建立耕者­、消費者和大自然間的互利關係,用更友善土地的方式來耕種。       計畫正一步步進行,原本念電子的他,轉考可將工程與農業結合的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運用專業,將電子應用在農業上,將興趣與專業結合,開創出新的火花。然後,結合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契作方式找到農夫合作,直接幫助農民的收入,更間接影響了農作的方式。   現在,他和哥哥馬聿平兩人在家鄉大甲種植水稻已經七年,更從2011年開始,採不捕鳥、不用農藥化肥的方式,復耕了3公頃的小麥,屬於硬紅麥品種。馬聿安說,在台灣中部,小麥從10月底到隔年3月是最適合種植小麥的季節,且這樣的種植史可以溯源至日治時期,曾經種植面積達到1.3萬公頃,然而,小麥種植權力在過去2~30年被北美地區以低廉的價錢與行銷優勢取代原來土地上的小麥,讓人逐漸遺忘。   從土地到餐桌,從祖父到外祖母,「十八麥」的命名來自馬聿安外祖母的故事,西元1918年出生的外祖母,中國大陸淪陷後來台,雖然失去了大部分的財產,但她還記得土地裡麥香的滋味,一直在臺灣找尋記憶中單純的麵粉、單純的麵食味道,馬聿安想要把外祖母舌尖上豐富珍藏的味道給找回來,傳給下一代的臺灣人。   2015年1月,十八麥的磨麵粉機正式啟動,並由農委會台中農業改良場檢測相關含水率、蛋白質、灰份、沉降性等參數,並且與烘培師傅們來回測試、討論,磨出由台灣小麥做的白麵粉。七月,在台北建國花市的台中當季好物展上,「十八麥」出乎意料地大受歡迎,許多媽媽們對他說:「就是要找這種單純的麵粉,你們在做一件對的事!」,這讓馬聿安大受鼓舞,知道自己已經為台灣農業的改變跨出一大步。   資料來源 https://life.tw/?app=view&no=321837 新鮮的十八麥 https://lihi1.cc/EYjL8
25 Aug 2021

【上下游】麵包車的逆襲 本土小麥野台遶境

  2015年最後一天,有人選擇看101煙火,也有人擠沙丁魚聽演唱會,雲林西螺廣福宮的廟口在12月31日晚上也聚集了一群人,不是社區跨年晚會,沒有勁歌熱舞,只有板凳、麥克風和一台麵包車,演出者是「梅納反應烘焙工作室」麵包師傅周志浩和台中麥農馬聿安,以及在寒風中緊抓圍巾的50多位民眾,這是「台灣小麥野台之麵包車環島旅行」2015年最終站。     一人烘焙坊,堅持用台灣小麥 喜歡做麵包的周志浩,2012年在自家成立烘焙工作室,用機車載著麵包打游擊販售,後來買了一台廂型車,改裝成行動麵包車,東南西北叫賣去,由於拒絕使用化學添加物和香精,加上另類、親切的販售方式,很快建立一批死忠粉絲。 雖然做出了受歡迎的好吃麵包,但他心裡總有個疙瘩:為什麼我只能用進口小麥,做別人土地的味道?台灣小麥種植成本高,99%仰賴進口,他找不到本土麵粉,「當時一邊做一邊不開心」,直到一年前,偶然認識「十八麥」品牌創辦人馬聿安,兩人一拍即合,周志浩才開始大規模使用台灣小麥。 很多人質疑台灣小麥筋性不夠高,製成麵包不好吃,不過周志浩親自使用後卻驚為天人,因為台灣小麥的香氣比進口高很多,雖然比較無法使用100%原料做軟麵包,但非常適合做歐式麵包。 沒錢辦活動?那就開著車凸全台灣吧 台灣小麥這麼厲害,怎能被埋沒?抱著這樣的心情,兩人開始思考,怎麼讓更多人知道台灣小麥的好。一般大型品牌推廣麵粉時,大多會邀請知名烘焙師傅教學、試吃,但他們兩人口袋都不夠深,而且希望和更多消費者交流,這條路不可行。 年輕人沒有新台幣,但有無窮創意,兩人靈機一動,效法汽車廣告「凸全台灣」(台語「跑遍全台」),開著麵包車,東南西北找10個點開講,辦起野台開講。   從做麵包問到感情生活,野台開講零距離 12月31日晚上,麵包車開到300年歷史的廣福宮廟口,氣溫不到20度,開講前十分鐘,廟口只有小貓兩三隻,地主周志浩一度焦慮地要朋友趕快打電話「烙人」,沒想到隨著開講時間逼近,現場越聚越多人,情侶挽著手,媽媽穿著羽絨大衣牽小孩,就著廟宇燈光,坐在板凳,目不轉睛看著車邊的移動式投影幕。 雖然寒風陣陣,但周志浩和馬聿安使出渾身解數說學逗唱,一下子放鳥吃小麥影片,一下子挑戰用不太輪轉的台語演講,現場氣氛熱烈不輸演唱會,許多阿公阿嬤騎機車經過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現場提問更是五花八門,「麥子會不會怕熱?」、「稻米、小麥連作會不會有輪作障礙?」由於周志浩明年即將放下手邊烘焙事業,到德國打工進修學做麵包,熟客半開玩笑問:「啊你會不會到德國做麵包,娶了外國老婆就不回來了?」愛台灣的他直保證,雖然不知道何時,但一定會回來,「我還怕我熬不下去三個月就回來了!」直率又可愛的回應讓民眾笑彎了腰。 馬聿安說,野台的精神就是不按常理出牌,野台開講雖然需要花人力時間,但這樣才能突破重圍,持續接觸消費者,而且巡迴過程可以發現城鄉間的差距,例如都市的消費者大多注重食安,關心添加物問題,鄉下則會問小麥怎麼種、遇到的問題和解決方法。 周志浩透露,這次特地選在廟前或街頭開講,講一般民眾聽得懂的話,不管什麼人都可以來,呼應「野台」概念,預計1月開始遶北部和東部,和當地使用十八麥的麵包店合作,提供麵包購買。   詳細報導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81093/ 購買十八麥 https://lihi1.cc/EYjL8